齐鲁壹点:重返四川震区!当年的三轮车成为文物

2018-05-12 07:22:04    【字体大小:

刘中停和刘守桂从日照出发重返四川震区

刘中停和刘守桂在抗震纪念博物馆

在“5·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”内,刘守桂看到播放的影像资料,早已控制不住泪水

刘中停和刘守桂看当年驾驶的三轮车

       十年前,汶川大地震发生后,日照市莒县十个农民坐不住了!他们组成了抗震救援队,开着一辆农用三轮车,在路上颠簸了四天四夜,奔驰3000多公里,赶到灾区抗震救灾。被他们的义举感动的万千网友,称他们为“史上最牛救援队”。十年后,救援队员刘中停、刘守桂重返四川震区,看一看被珍藏的“老伙计”三轮车,看一看那里的新变化。

       5月9日早上7点,在五征集团的赞助下,刘中停和刘守桂从日照出发,出山东后一路经过江苏、安徽、河南、陕西,到达四川。这次仍然是坐车前往,但不是当年的农用三轮车了;两天行程,也不是当年的四天四夜了;全程高速,亦不是当年只能走的路,一路惊险了。

       5月10日上午,穿越秦岭,一个个隧道被甩在身后。回想当年的入川路,两位农民说,十年前翻越秦岭的那个夜晚,还下着雨,靠着泛黄的车灯,三轮车整夜都在盘山路上一米一米地向上爬行。“还好是晚上翻秦岭,因为看不到道路一边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。”刘中停说。

       十年后的心情,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“那时候是着急,想快点到汶川,早点救援,这时候是高兴,电视上看到的早就不一样了。”刘中停开心地说。

       这次,快到绵阳时,前面有车祸,他们堵在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隧道前。旁边临沂的大货车司机翟先生看到山东农民老乡救援队重返四川,拉着刘中停和刘守桂合了个影。“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们。”刘中停说。

       5月10日晚上9点,刘中停和刘守桂,来到了到魂牵梦绕的汶川震区。走在北川的街道上,整齐的楼房,崭新的生活面貌,让两人直呼变化太大了。“这就是我们想看到的,他们当年受了那么多苦。”刘中停说。

       在入馆处放映的一个关于汶川大地震的小短片,惨烈的画面,让刘守桂流下了眼泪。时至今日,他仍能记得当年在救援时遇到的一个孩子。“她的父母在地震中去世了,剩下她和一个聋哑叔叔相依为命,没想到有一次她的叔叔穿过马路给她打水喝,不幸出车祸去世了,也不知道这个孩子什么样了。”刘守桂眼含热泪说道。

       展厅里,刘中停看到了自己当年穿的衬衣、裤子和鞋子。鞋子是农村里已不多见的黑皮凉鞋,上面还沾着泥土。当年刘中停就是穿着它们,连续救援了半个多月,“当时什么活都干,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去哪里,最多的时候我们一天搭了四十多个帐篷,再在里面铺上砖。”刘中停说。

      纪念馆的一处露天展馆,有一辆蓝色的农用三轮车,它就是当年刘中停所开的拉着10个人赴川救援的车。2009年,这辆车被从山东运到四川,作为国家一级文物收藏。

两位农民站在围着围栏的三轮车前,十分激动,“我当时就坐在那个位置。”刘守桂指着三轮车车斗说。当年,车上还拉着10人硬凑出来的5000元购买的救援食品。在去往灾区的路上,他们自己吃的却是自带的煎饼和榨菜。

       三轮车有两副钥匙,被收藏时,刘中停留下了一副。多年来,钥匙已经成为他的一个念想,如果有机会,一定会带着这串钥匙,去看看“老伙计”。十年后,这个梦实现了。

       汶川特大地震过去十年了。当年去抗震救灾时,刘守桂的小女儿刚刚三个月,刘中停的小女儿也才仅四岁。“当时什么也没多想,就是看电视看到汶川大地震的画面受不了,我们是农民又捐不了多少钱,那就去抗震救灾出力吧。”刘中停说。

       抗震救灾半个多月,十个人回到家乡,受到热烈的欢迎,一拨拨媒体也蜂拥而至,让他们的生活泛起了波澜。但很快,这波澜又重归平静,至今,他们仍守在村里。刘守桂告诉记者,现在家里种了七十多亩地。

       前几日,日照下了一场久违的春雨,为了不耽误重返四川,救援队队员刘守桂8日在地里忙活了一天。“这场雨等了很多天,烟苗这几天就得种上。”刘守桂说,出发之前他抓紧把地里的活往前赶一赶。

       “这么多年了,他特别关注四川的新闻,现在他想去看看那里什么样了,我支持他去。”和当年支持丈夫刘守桂去抗震一样,陈淑荣听到丈夫跟她商量想回震区看看后,二话不说答应了。还有七八亩黄烟没盖地膜,她和孩子在丈夫离开的这几天默默盖好了。

       救援队队员刘中停出发前,也不停地嘱咐妻子魏淑英照看好家里养的七八十头猪。这让魏淑英想起了10年前的场景,那时养了30多头猪。

       父辈的朴实举动,已成为孩子们的精神财富。刘守桂10岁的女儿,经常缠着他讲救灾的经历,“她很喜欢听她爸爸讲那些事。”陈淑荣笑着说。

       “年初的时候大儿子带女朋友来,拿出他爸爸抗震救灾的合影给她看。”刘中停的妻子魏淑英也说道,儿子和女儿虽然嘴上不说,但心里都为有这样的爸爸骄傲。

 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记者 化玉军